艾瑞咨询

上海消杀工作人员的夏天:高温天背上50多斤喷雾器日行万步

  8月19日上午,郑勇在双辽路200弄小区消杀 图片/晨报记者 何雅君 制图/张继

  8月19日上午10点,杨浦区双辽路200弄小区内。酷热的阳光直射而下,一身短打的行人匆匆而过,只有从事社区消杀工作的郑勇用长袖长裤的工作服、帽子、手套、棉纱口罩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背着一台大大的喷雾器,举着喷头沿街走,进行街边和绿化带的消杀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汗水浸透了他身上的工作服。

  郑勇是杨浦区江浦路街道爱卫办消毒站的站长。夏季是除虫灭害的消杀高峰期,即使是摄氏三十七八度的高温天,他和同事们每天也要工作5个小时。他们牺牲了自己的舒适,换来城市洁净度的提升。

  控制虫害,社区隔离点消毒,这些事项都在郑勇的工作清单上,尤以控制虫害居多。58岁的他,自2000年以来,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整整20年。但凡街道辖区单位联系到他的站点,或者居民通过居委会来约,他和同事们就要跑上一趟。消毒药剂喷洒时会溅开,消杀人员一定要做好防护工作。长袖长裤是必须品,除此之外,帽子、手套、口罩也都不能少。

  在气温适宜的春秋季,这种全副武装的行头尚且让人觉得闷热,更不用说气温持续35℃以上、地面温度超过50℃的酷暑天了。用这些装备把自己“捂” 起来之后,郑勇要在同事的帮助下,根据消杀需求,背上不同型号功能、但体积都很大的喷雾器。可别小看那玩意儿,加上药水之后,它足有50多斤重,相当于好几袋大米。一般人背上去,连步子都迈不开。可是,郑勇却要背上它日行万步。

  药水是郑勇自己配的,做这一行对专业程度有要求,郑勇接受过培训,考取了有害生物防制员证书。将自己“武装”完毕后,郑勇提着喷雾器的喷头,走进居民小区或者街道辖区单位,常常一干就是一个多小时。

  时值8月,天气格外炎热,高温预警一个接一个。郑勇吃得起苦,但作为站长,他必须考虑同事们的作业安全。于是,站里把每天的开工时间从早上7点半提前到6点半,这样,午后最热的时段,大家可以歇一歇。但若遇到突发情况,哪怕是午后气温峰值时,郑勇还得带头出去工作。

  8月6日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,街道接到居民投诉,辽源西路恒阳花园隔壁的超市、水产店门口、绿化带里全是垃圾。腐烂的菜叶、鱼虾的残留物在阳光的暴晒下散发出难闻的气味,引来成群蚊蝇。环卫工人清扫后,郑勇为绿化带和店前走廊喷洒药水,上午10点忙了一个多小时,下午1点又喷了一个多小时。“有时我在小区里喷洒,居民不理解,会叫我少喷一点。这一次,现场实在太脏,大家都看着我喷,没有说话。一共花了两个半小时,才算搞干净了。”郑勇说。

  在郑勇看来,这是工作的常态。有时候地上滑,他甚至连人带设备一起摔倒过。消杀工作的辛苦不止在夏天。今年年初,疫情持续,郑勇与同事们一同担负了社区隔离点的消毒、垃圾收集和管理工作。这一段工作刚结束,他又投入了居家隔离相关的一些管理事务,将近两个月没休息过一天。作为消毒站站长,郑勇既要组织协调管理相关工作,也要亲临现场直接操作。他的辛苦付出,换来的是社区一方的清洁和平安。(何雅君)

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