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瑞咨询

上海老人囤垃圾引鼠群在晾衣架上“开会”居委会:将再消杀

  据媒体报道,因独居老人拾荒在房内囤积,与鼠共住,招来鼠患。澎湃新闻()记者从西镇居委会了解到,其已组织人员入户消杀,并从中清理出成卡车的垃圾,但房内仍有活鼠存在,接下来还将再次消杀。

  如今,老鼠成为小区内的热议话题。在老鼠活跃的楼栋对面,一位住在六楼的居民表示,早上五点多和晚上六点多,都能看到成队结队的老鼠爬过。

  5月21日,记者看到,在闹鼠患的房间门口和楼道,洒有蓝色的老鼠药,旁边可见老鼠屎。靠近房门处,蝇虫徘徊,空气中有明显异味。透过窗户玻璃,可见室内飞虫乱舞。在房间的阳台外侧,有四五个袋子和两床被子悬挂在晾衣杆上。虽然天气晴朗,其上下左右的邻居均关闭窗户,未悬挂出一件衣物。

  隔壁邻居孙先生告诉记者,约三四年前,该处房子易主,一位男性老人住了进来。他一开始没有看到老人有囤垃圾的习惯,约一年后,老人将外面的垃圾不断带回,房间散发出难闻异味。气味浓烈时,居民一踏上二楼楼梯,就能闻到从五楼飘来的气味。

  据孙先生描述,鼠患约始于2020年夏天,到今年越演愈烈。楼道里的电线、网线都曾被老鼠破坏,养在阳台外侧的绿叶植物,因遭老鼠啃食换成了仙人球。他曾多次在晚上回家时看到,数只老鼠爬到房门上方的管道上。听到人来,又瞬间跑得没影。

  “他认为捡垃圾是他的自由”“他说捡垃圾是锻炼身体”。楼栋居民告诉记者,曾和老人试图沟通,但都没有结果。

  独居的老人是否还有亲人?邻居孙先生回忆,他曾经看到有人来给老人送饭,有时也能看到饭菜挂在门把手上。但及至后来,不见再有人前来探望。

  多位居民曾见到老人背包捡垃圾的身影,“个子不高,有时背个口袋,手里再拎个口袋”。做保洁的吴大爷曾看到,老人有一次从湿垃圾桶里拿出一块面包,放进了兜里。吴大爷和老人有过短暂对话,他告诉老人,捡一点就够了,但老人答,自己回到家饿了还要吃点,当吴大爷再劝老人不要把捡的食物都带回家时,老人只说,那是他自己的事。

  距离老人家数十米有一处公厕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以前常见老人早上拿着毛巾来洗脸。有一次,他看到老人将垃圾放入小便池,告知不能这样做后,老人态度不错,未再将垃圾丢在此处。

  记者从西镇居委会了解到,独居的老人七十多岁,丧妻多年,有姐妹,但没有自己的孩子。至于捡垃圾,已是老人多年的习惯,在未动迁时就是如此。

  “很多时候很无奈,但我们也尽力在把事情做好。”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,居委会带着养护公司的人员进入老人房间清理垃圾时,“房间内一塌糊涂,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”,老人已经和老鼠共存了。澳门六合现场直播